被調查局請去喝茶

啊,沒想到這輩子有機會被馬英九政府請去喝茶,一切都是從某個禮拜四早上說起,本來當天要去臺中出差,結果當天還在公司集合時,大約九點就收到一通電話,接起來後對方表明是臺北市調查局的盧先生,希望請我去 泡茶 啊!不是,是做個說明,要把通知書傳真給我,因為我趕着出發,我說你要現在傳真嗎,因為我現在不方便接傳真,等等要到臺中出差,可以先跟我說案由是什麼嗎,對方就建議我把出差取消,而且說我一定要到現場才方便跟我說案子,我說如果今天就一定要過去那幹嘛一定要傳真給我,我就說那不用了,我直接過去就好,問了對方地點(臺北市基隆路上的臺北市調查局)跟聯絡方式後跟他說大約一小時後到。

到了之後先去警衛室換證,然後坐在那裡等警衛叫調查官來帶你,進去後我就問盧先生說,我是因為什麼案子來的,他就說因為絲滑(小聲),然後我就笑了XDDDDDD,我說是教育部那個哦,他就說對啊,無奈貌 XDDDD,然後一開始先去會客的地方把我的通知書給我,看了一下罪名是妨害電腦使用罪,簽了一張確實收到通知書的文件就說等等要帶我去調查室做筆錄,調查室超級簡陋的拉 XDD 沒冷氣,裡面除了我、盧先生還有另一個是 key 電腦的年輕人,年紀跟我差不多姑且稱乙好了。我一開始被帶進去後看到盧先生沒關門,想說要不要關門啊,我就問他,盧先生說:可是關了這個房間會很悶 XDDDDDDDDD 沒冷氣!!!有點扯,好吧我想說反正我也不 care 是不是被偷聽 XDD 就算了,我說好吧那開門好了,然後就是會遞 水給你,然後就大概說一下接下來就會進入正式的筆錄流程,不過很奇妙的是好像沒有錄音跟錄影…

一開始會先做基本的詢問,就是問姓名、身份證字號、戶籍地址、是否有前科、是否有清寒證明或原住民可以免費請律師,然後接下來就是正式的詢問了,首先他先問我學歷是哪裡,成大工程科學所,還問我主修什麼,就說計算機組,然後又問我的工作經驗,答曰:研發替代役進去中華電信,然後他就問我在中華電信數分做什麼(突然覺得他有我的基本資料了啊 XDD 都知道我是數分的了),我就說一直都是系統管理員管 Xuite 的,然後問我過去在哪些單位待過,我就說內容處、雲端處、匯流處,不過好像大家聽到內容處都想說這什麼 XD,所以他又問是內…?,內容處就是 content 的內容,最後他說所以你有資訊背景啊;然後他就拿出一些我的資料,比方說我的 Twitter 頁面 https://twitter.com/neoesque ,然後因為我的 Twitter 頁面又有連接到 http://about.me/neoesque ,然後我的 about me 又連到 Facebook、Google+、LinkIn、GitHub,anyway 我就不是個匿名的人啊 XDD;一開始的詢問是,問他們印下來的這個 Twitter 是不是我的賬號,答曰:是,然後問我的賬號是不是都是我本人發的,答曰:是,我沒有粉絲 QQ;然後問我在網路還有哪些 ID,答曰:只有 neoesque 或我的英文名字 Yi-Chieh WANG;接下來是問我還有在哪些社群活動,我說:都有誒,很多,你想得到的都有 Facebook、Twitter、Google+、微博、人人也都有我的賬號(調查官應該傻眼了XDD)反正後來也沒記錄這麼多 = =

再來就是重點了,他直接問我的某推是不是我親自推的 https://twitter.com/neoesque/status/627456198271369216 就是這則,答曰:是,然後問說我的動機是什麼,我說分享時事而已,順便表示贊同學生;然後問我 DoS、DDoS 是什麼,要記錄在筆錄上的,所以就稍微解釋 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 就是一群人進去便利超商,每個人都買了一萬件商品,讓櫃檯處於忙碌的結賬狀態,無法服務其他人,然後很有趣的是前面說的乙先生會拼,調查官說哎呦你也懂哦,乙說因為我也是學資訊的 XD;然後問說為什麼我要加 #慎入 的 tag,答曰:因為我知道 DDoS 會對 Server 造成很大的負擔,是告訴網友請小心再點;然後又問了我知不知道網域 owner 時誰的,網站又是誰寫的,我說我怎麼會知道,我在網路看到的誒 XD,我絕對不是作者;接下來就問我有沒有點擊該連結,我說有啊,因為我是網站管理員,要看一下現在別人都怎麼攻擊的,所以我點進去後看了一下程式碼就離開了;後面接着就是他們印出那個網站的原始碼,要我解釋(莫名其妙) XDD,不過還好叔叔是有練過的,我還看得懂 js,我就在那邊解釋了起來他是開一個 iframe ,然後遇到固定的 timeout 就會 refresh 一次 blahblah;然後他問我知不知道有哪些人也點擊了這個網址,我最好會知道XDD;又問我點擊完後有沒有看教育部的網址,(當時教育部的網站早就被別人打趴了 T口T),我就說沒有,沒確認;最後就是再問一些我在哪裡點擊的,不過我忘記前租屋處的地址了 XDD,總之最後寫了一個那附近的地址然後備註不祥;最後就是問以上是否都是實話,不是實話生兒子沒屁眼(誤),沒啦,就是是否都屬實這樣。

然後筆錄完就是他們會印三份,然後就是蓋章這樣就結束了。

在離開筆錄室之後就跟調查官聊了一下,反正就是閑聊,內容大概就不方便透露了 XD。接下來就是等收信,如果檢察官要起訴就會收到要出庭的信,沒有事就是不會受到信了。

分享到 評論